FC2ブログ
 主大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Top
[王牌投手] 交差点 - 7 (END)





  「要去跟百枝教練打聲招呼嗎?」隨著看完比賽的群眾走出球場,阿部問道。
  三橋猶豫著,最後搖了搖頭。
  「礼司和孝之他們應該要回學校一趟,你……等會有事嗎?」
  「沒有……」
  「能不能聊一會?」阿部看著三橋,眼神深處滿是企求。
  想了一下,三橋點點頭,「我……和內人說一聲,不回家吃午飯。」

  「歡迎光臨。」
  兩人走進球場周邊一家大型連鎖咖啡廳的分店,女服務生親切地招待他們入座。
  「一杯Espresso。」阿部將Menu交還給服務生。
  「一份A套餐。」
  「好的。」服務生收下三橋的Menu之後問道,「今天的蛋糕是蘋果塔,咖啡的話請問要點哪一種呢?」
  「摩卡。」
  服務生向兩人說餐點馬上送來之後離去。
  失去了球賽這項暫時性的庇護,現實的存在感太過強烈,兩人需要一些時間適應。待服務生送完餐,阿部先開了口。
  「孝之是轉學進西浦的,也就是說……你今年才回到埼玉嗎?」
  「嗯。之前,都在東京。」三橋看著漂亮的蘋果塔卻覺得沒什麼食慾,「埼玉這邊的分公司……需要一位課長,於是派我過來……」
  「是升遷嗎?」
  「嗯。」
  「恭喜。」阿部輕啜了一口咖啡,微笑說道。
  「謝、謝謝。」
  三橋用叉子的邊緣切下一小塊蘋果塔,送入口中。
  「那、阿部呢?工作……」
  「還算順利啊,前陣子部長私底下向我透露如果他升上去,部長的位置應該是我來接。」
  「欸?好、好害。」
  聽到三橋以前常用來讚揚別人的句子阿部忍不住笑,心底卻充滿咖啡的苦澀。
  「沒有什麼不害的。」地位這種東西到底代表什麼?原本對此認定的價值在最近被自己強烈地質疑了,想要的東西到底是……
  談論現狀,除了工作、家庭、便是個人的健康狀況。某一塊領域讓人不想觸及、不想聽見對方說明。埋藏在心底許久的懸念卻又無法輕易問出口。蘋果塔切的再小塊終究吃完了,阿部的Espresso也換成一杯新的咖啡,工作的話題力竭難支。

  如果能輕易地哭出來就好了,三橋心想。

  「阿部……大學、去哪裡唸的?」看似普通的句子問出口,有什麼被悄悄地開啟。
  「K大……」
  「京都,漂亮嗎?」
  漂亮嗎?他一點印象也沒有。夙負盛名的櫻花他完全不想看。
  「大概吧。」
  「高中畢業後,媽媽帶我去了美國……」三橋望進阿部的雙眼,看著對方眼底先是驚訝,然後理解、慨然……
  「我想……媽媽,可能知道了。」
  「是……嗎?」阿部問著自己。
  「決定的很突然,出國後……怎麼樣都、找不到手機……」雖然有想過是不是被母親拿走了,但他寧可相信是因為自己的愚蠢而丟失。
  「我不知道……聯絡方式……」
  阿部想安慰他卻什麼都說不出口,要是能夠在二十多年前安慰三橋就好了,如此便能同時平撫自己的創痛。
  「在美國一切還好嗎?」
  「先……唸一年、語言學校,進了社區大學,再轉入一般的、大學……
  「花了、比較久的、時間……」
  三橋簡短地描述當時的情況,即使他沒有說明阿部也能理解三橋吃了多少苦。不熟悉的語言與環境,雖然母親陪在身邊,但在學校終究只能靠自己一個人。
  「不過……因為,學好了英文,回來之後,很快便找到工作。」三橋的笑容帶著矛盾。
  「嗯……」
  「雖然,想找阿部……」回國後三橋全家定居東京,因為父親的工作已經調到首都。三橋瞞著家裡去了埼玉一趟,卻沒有找到阿部家。
  「我們那時住在關西……」無法再有什麼感慨,阿部只是麻木地描述著事實,「家裡兩個小孩都在關西唸書──我那時在唸研究所──父親便也請調到京都了。
  「我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但是我媽會擔心シュン……」
  「嗯。」三橋只是聲音很輕很輕地表示他知道了。
  「我有試著問過有沒有人知道你的去向,但是……所以你回國之後,還沒有見過大家?」
  三橋搖了搖頭,「沒有、聯絡方式。」高中時期的物品被家人打包之後放在老家,因為在東京的房子相形下小得多。雖然曾經在元旦過年回群馬時試著翻出畢業紀念冊,但沒有找到。
  「要我跟大家說……」
  三橋緩緩地搖頭打斷了阿部的問話。他不打算與過去的西浦再見。
  自某一天起他徹底放棄了一切,棒球,高中時期的友人,還有阿部。直到後來孝之對自己說想要打棒球,他才撿回了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兩項事物之一。而另一項,即使上天現在說要交還給他,他也不認為自己收得下……


  回到家後,三橋跟妻子說了一聲便獨自走到院子裡。
  雖然房子沒有少年時期的家佔地廣,仍有個不錯的庭院。自從孝之開始打棒球之後,他便像當年父親幫他釘了板子一樣,幫孝之釘了一塊『靶』。升上高中後換成網子,那買回來的網架在搬回埼玉時還費了一番功夫。
  三橋從地上裝滿棒球的球袋裡拾起一顆球,長繭的手指摩挲過球上的縫線。孝之曾笑著說爸爸練球比他還練得勤。
  啪。
  他用力擲出的球打在其中一條膠帶上。肩膀的關節以及上臂的肌肉因為沒有熱身而感到不適,但他不在乎。
  啪。
  右下。
  啪。
  正中,骷髏頭的記號。即使視線模糊讓他看不清上面的圖案。
  啪。
  正中。
  啪。
  啪。
  啪。
  啪……
  二十幾年的正中直球,他要投到右手廢掉為止。


  店內的客人越來越多、到了咖啡店的熱門時段。服務生漸趨頻繁地往他們的水杯裡加水,暗示著他們該走了,即使……
  「走吧。」阿部拿起帳單說。
  「啊,我也……」
  「沒關係,就當我請你的吧。」
  「可是……」
  「沒關係。」雙眼凝視著三橋,阿部溫柔地說。三橋對於他到底在說哪件事感到迷惘。
  「你要搭電車回去嗎?還是?」走出店門後阿部問道。
  「嗯,電車。」
  「我陪你走一段。」
  「欸?阿部之後要……」
  阿部沒有答話。他並沒有開車出門,也沒有預定要去的地方。他只是無法和三橋一起搭電車──像平常的一日──最後在開放場所若無其事地與他道別。
  往車站的路上,阿部突然將三橋拉進狹小的巷子,吻了他。
  在球場看到三橋的第一眼,阿部便想這麼做,一直、一直……
  吻混合著淚水,沒有人知道是誰先落下淚來。
  ──兩人的內心十分明白,他們不會再見面了。



  枝葉繁茂的櫻樹下,少年們立下誓言。

  「我跟你約定,

   永遠。」



(全篇完)

==
後記寫好了,但是想改天貼。
吐槽或抱怨請儘管放馬過來,如有其他感想也十分感激。(鞠躬)






2008⁄10⁄31(Fri) 00:00   [大振]同人--交差点 | Comment(15) | Trackback(0) | ↑Top


Comment


現實意味濃厚的悲劇總比一般的悲劇更令人感傷呢。啊,應該說是惆悵。
一旦成為大人就失去了許多可能性,無法壓抑感情就只能迴避,也是我對兒子更感興趣的原因…當然不是希望兒子們在一起(咦)

看見三橋提到內人覺得有點微妙,有妻子小孩的中年人三橋還是有點難以想像XD
不過我真的滿喜歡孝之和三橋相處的畫面。
2008/10/31 01:16URL | Elwen[ 編集]


唉...
其實看完了我只有嘆氣而已...

我覺得三橋是不會生氣的,就算變成了迷人的大叔。不過他在投球那段那我覺得他是在表達自己的憤怒(如果理解有誤不要打我XD)
我最喜歡這一段跟結尾。
2008/10/31 09:12URL | 豆毛[ 編集]


吐嘈這種事雖然我很擅長…
(我前一陣子自我吐嘈說:
如果有節目開放讓大家自我吐嘈我應該可以自己撐完一集)
不過很不好吐,比方最後非常言情的哭著接吻之類的,
我就會想到半生緣的結局。
我這人過份欠缺戀愛感,總覺得故事應該只到
「是嗎,原來你也在這兒」如此。

(…咦,我最近沒看張愛玲啊…)
2008/10/31 20:51URL | Akiko[ 編集]


Elwen>
我覺得我只是把文章寫得好像有現實感或者說把現實美化了......其實距離現實還是有一段距離,真的要現實的話......請看這篇回覆最後一段XDrz
所謂成長就是失去可能性的一個過程,或者說失去希望......(不要誤導別人!)

三橋很愛他的太太(拇指),但是每次看見她都有點哀傷......(這絕對不是劇情或設定的一部分XD)
孝之超愛他爸啦(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句很好笑XD),基本上孝之超愛很多人,愛不愛礼司君? Of course愛啦。(對不起,這個人睡眠不足,腦袋變得很奇怪)

豆毛>
我也最喜歡三橋投球那段。
憤怒嗎? 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浮現西浦時期的三橋一邊生氣一邊丟球的樣子,媽呀,好萌!!(喂!)
我的理解比較像是發洩,說不定很類似吧,總之就是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對現狀無能為力,對過去也無能為力......(重複了三次無能無力,啊,四次了,感覺夠無能為力了吧。啊,五次......)(對不起,這個人睡眠不足......(以下重複))

Boss>
哎呀,這篇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XD 我自己都寫得很心虛哪。
一定會接吻,留著淚的部分就是少女情懷了,其實我覺得哭著接吻會很難吻,跟邊睡邊哭一樣是神乎其技,只有三橋做得到(拇指)(對不起,這個人......(以下重複))
之所以這麼大篇幅描寫重逢除了我覺得A3很萌以外(夠了),就是身為一個A3放一定要搞清楚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啊(握拳)

為什麼一定會接吻(基本上這已經不是在回應Boss了,自己突然想講起來),基本上只要還互相喜歡一定超想親的吧(喂),在大庭廣眾之下已經忍耐夠久了。反正就算沒有互相喜歡也可以親(喂喂)。
好啦,我承認,那個時候我只是想寫出像斷背山裡兩人重逢時那樣感覺的吻啦......
現實啊,其實一直很想講又不知道該不該講,因為不確定會不會影響甚至破壞閱讀這篇文章的人的觀感,那我放在這裡不放在後記好了。
不要用A3為例,用B和C好了。
最有可能的是B和C高中時期的交往最後不了了之,或是因為生活型態差異(比如說上了不同大學或是一方先保送或甄試上大學)而無法溝通,最後導致分手,這種事到處都有。
或者是BC重逢之後餘情未了,但是因為在公開場合或是同學會不能有什麼表示,結果只是加深想見面想在一起的慾望,結果就是不倫。
其實根本也不用上面的情況,基本上再度見面,如果家裡剛好又有點情況,譬如說與太太陷如無話可說的局面,結果就是不倫。
嗯,這樣講好像我對人的自制力全無信任XD 總之以上言論與本篇小說毫無關聯XDDDDD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果然是睡眠不足的關係。)

2008/11/01 11:15URL | yozaki[ 編集]


我沒有想過現實該是怎麼樣的,純粹是感嘆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各自有了家庭的兩人必須擔負的現實,已經不能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了,自己和家人必然得犧牲其中一個。

真是個充滿愛的家庭(拇指)
我覺得礼司君會被孝之的超愛給驚嚇,儘管孝之並沒有其他意思XD
2008/11/01 20:39URL | Elwen[ 編集]


沒有,其實我沒對接吻有什麼意見,
哭著也不會很難吻。(咦)
我只是就是想到半生緣的結局而已。

那個裙擺還被風吹起來了,
相較之下只是接吻應該是沒有什麼。(喂)
2008/11/01 21:17URL | Akiko[ 編集]


Elwen>
是的。
我只是那天很想要吐自己槽,因為就某部分而言這篇還是很少女夢幻(毆)

因為是三橋嘛,我對他最好了^///^
礼司君終究會習慣的。

Boss>
其實回覆完的那天晚上倒在床上想著自己真的是自顧自地說了很多呢,我應該是懂得Boss的意思的。接著幾天又稍微想了一下,關於想寫什麼與寫什麼才會比較好之類的,我果然是前者決定一切,後者我也不見得真的懂,結果就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然後勉強控制在自己看得過去的範圍吧。結果又是自說自話XDrz
鼻塞的話就很難吻了吧(真沒情調)就像我一直不理解為什麼會有感冒發燒還性致高昂這樣的梗,明明就難過得快死掉了XDDDDDD
2008/11/04 04:48URL | yozaki[ 編集]


經由三橋的遭遇大家一定要記得把重要的人的手機號碼背起來喔!不要只是用快速鍵撥號XD(整個來亂的)

結局比我想像的好,是說我言情小說看太多被洗腦的很嚴重,所以這樣的結局很棒,有淡淡的哀傷。
2008/11/04 15:53URL | ○●兒[ 編集]


(抱)
我好想落跑回台灣開漫畫店啊(哭泣)
啊...離題了。
不,我也是這樣覺得的,其實當初寫的時候有想一下到底合不合理,但看三橋也不像會去背這些東西的人。
像我記得的電話只有實驗室和老闆的電話而已......
謝謝妳>o<
2008/11/05 04:37URL | yozaki[ 編集]


喔我的天,Yozaki你好我是雪洛子owo
看過你的證明題我就開始對「他們的未來」有很深的感觸--原本我就是個看得遠的人(?)吧、只是感覺更有個什麼提醒著我。
這篇的ENDING,說不上happy或是BAD個人拙見XD
在我看來是HAPPY吧…有點BAD的HAPPY。
長大以後真的不能隨心所欲的、有太多社會要素在一旁伺機而動--但至少欣慰的是,他們的分開卻不是情感的動搖。
噢我好喜歡Yozaki你的文!喜歡裡面淡淡的感覺--很生活化的、多層面的、融合現實要素、貼近自身的故事。
請你以後也繼續加油喲!
2008/11/05 21:39URL | 雪洛子[ 編集]


妳好妳好~
妳說得沒錯,他們分開並不是因為感情的動搖,這就是我的私心──雖然我通常的解釋是少女情懷XDDDDD
謝謝妳,謝謝妳對證明題的支持,我會好好努力的(鞠躬)
2008/11/06 10:51URL | yozaki[ 編集]


依照日本是個重度使用手機的民族來看,這樣的設定絕對是沒有問題!

所以大約一定是會開漫畫店了啊~如果說10年前的夢想就是開漫畫店,而現在也沒有忘記這件事情,根本就可以確定這是你此生的目標,不是說說鬧著玩的!
2008/11/11 13:36URL | ○●兒[ 編集]


會開會開,我顧白天妳顧晚上如何? (打飛)

真的是一直以來(無法達成)的目標欸,為什麼這麼難啊,我的決心不夠嗎?
2008/11/11 16:13URL | yozaki[ 編集]


初次留言m(_ _)m
以前有在別的小說裡看過這樣的手法(恩田陸的...),不過看您的這系列還是被騙了 XD 開頭我還一直想像開朗的三橋的樣子...嗯唔──實在難以想像。(毆
以後再也不會見面了,彼此為了對方在心裡留下的一方角落永遠空著。以個人角度來說,這樣的確不算是 HE ,但就如您回 BOSS 的留言寫的一樣,"這樣錯身而過的遺憾到處都是,而您只是把它寫出來而已",而我也被感動了(雖然有種好想跳來跳去大聲尖叫的感覺),所以是不是 HE 已經不重要,我非常的喜歡這系列,很感謝您寫出來。
然後...我想小聲問一下因為來晚了而沒能來得及看得到的empty系列(那資料夾還真的成為empty了),請問能拜見嗎?我會奉上我的e-mail的(跪
2009/11/12 10:05URL | 淡青[ 編集]


謝謝妳的留言。XD
也很高興妳喜歡這篇文章。Empty那篇...很短...然後...是BE...吧...而且還......
不過我原本就在考慮把那篇文章重新打開,既然妳正式提出來了,那就請看。看完不要打我喔。
2009/11/12 15:40URL | yozaki[ 編集]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HOME |

Profile

yozaki

Author:yozaki
最喜歡三橋。

Comment

Plurk

Guest Book

HIT

Search Blog

Tag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Top



Copyright © 2018 No Other.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nekonomimige Photo by Encyclorecord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