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主大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Top
[王牌投手] お楽しみはこれから - 1


今年不想管時差什麼的了,既然都決定用這種坑當賀文......orz
お楽しみはこれから就是我那好戲這才開始的檔案XD,其實有想過其他許許多多篇名,隨便的、正經的,但是都不太適合。於是這時候就要靠百題XDrz(我是真心希望有一天能大振百題達成的)。
本篇為我和豆毛共同創作,或說原作‧豆毛,文‧yxxxxx也可以。靈感來源於看了三光鳥後豆毛太太說如果三橋是武士之子的話會怎樣的妄想故事,已經請神作者過目,本篇也與三光鳥無關、非其衍伸。囉哩囉唆一大堆,相信大家都看得出來是架空。我是想搞笑的,只是常常失敗。
三橋中心,目前只有一章,大坑,雖然一定會寫完,但是什麼時候有空寫下一章都不知道,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再往下看。orz
最後,三橋,生日快樂,你的快樂高中棒球生活正要開始喔。

==



  「過去,武士們在街道上健步如飛,如今趾高氣揚走在路上的卻是異國人,我們又稱他們天……」
  話說到一半的水谷被站在身後的泉狠狠巴了一下頭。
  「你這樣不是抄襲最近街上很流行的銀色小畫本嗎?」泉收回手,雙手環抱冷冷地看著他,「有點創意行不行?」
  「啊……你是說那個空什麼的人畫的……」
  泉又敲了水谷一下,「著作權保護啊!」
  「好痛啊,孝介。」水谷揉著後腦杓,「好啦,總之我們國家過去被稱為武士之國,現在也還是。」他對著坐在面前幾張小板凳上的孩子們這麼說。
  泉感覺到自己的太陽穴正隱隱跳動著。他錯了,他不該看在文貴有副好皮相又常不自覺誇大一些事實就找他來的。
  「你們知道城邊的百枝道場嗎?」水谷問道,好幾個小孩興奮地點頭說知道。
  「那你們知道道場裡最強的人是誰嗎?」
  「欸?不是師範嗎?」一個瘦小的女孩疑惑地問。
  「才不是,」坐在她身旁額頭上有疤的男孩神氣地說,「三橋可是打敗了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阿部隆也呢。」
  不,阿部輸過的人可多了,泉在心底吐槽。
  「對對對,所以我們今天就是要講三橋的故事。」水谷將摺扇往手中一敲,開始了他的開場白。

  三橋到底哪兒去了呢?泉抬起頭看向天空,思緒忍不住飄向遠方。三橋走了之後餘下的人三天兩頭就要應付阿部來訪實是不堪其擾。



  三橋記憶中到達百枝道場那天的情景,仍歷歷在目。
  他的草鞋前端有些綻開了,破舊的衣服上也不少補丁。他緊張地站在儀態雍容的百枝師傅面前。即使對方尚未開口他已感覺到她的威嚴。
  「我……信……」三橋慌張地卸下肩上的包袱,從裡面拿出一封信。信的一角折到了。
  「請……請看……」他將信遞到百枝面前,低頭垂眼。
  百枝接過信,打開後看了幾眼後問道:「你是三橋家的?」
  「是。」三橋畢恭畢敬地回答。
  「我是百枝,」聽了她的話三橋這才抬起頭,只見百枝正對他微笑著,「多多指教。」
  三橋趕緊彎下腰、深深地鞠躬。

  「你幾歲?」百枝帶著三橋走過道場,指給他看弟子們平常休息的房間。
  「剛滿、十歲。」
  百枝停住腳步上下打量他。三橋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些,也許是營養不足的關係吧,她心想。
  「十歲啊。」百枝頓了頓,「我的習慣是等孩子們滿十二歲了,才開始習劍。在那之前你就先幫忙打理週遭吧。」她略過像他這樣父母無力負擔束脩的孩子都是從打雜小廝做起,經過一段時間她才視情況收他們為入室弟子。即使作為弟子,也必須繼續工作掙口飯吃。即使她不說,三橋也明白的。

  那天夜裡,三橋躺在通鋪屬於他的角落,難以入眠。他不敢頻頻翻身,只是仰躺著盯著漆的天花板,腦海裡響起父親的聲音。

  「廉啊,你想當個真正的武士嗎?」編著草鞋的父親轉過頭問在一旁幫忙捻草的三橋廉。
  「想。劍士,很害的。」他放下手邊的東西興奮地回答。三橋家是鄰近幾名農家裡唯一具有武士頭銜的家族,即使他們的生活與一般農人無異。三橋代代務農,祖父年輕時幫將軍打過仗,雖只是名小兵但憑著一點功績而被賜刀。戰爭結束後祖父因為腳有殘疾,自認無法繼續侍奉將軍而告請還鄉,重拾舊業。但武士頭銜仍保留著,一代傳過一代。
  那時父親聽了他的回答沒說話看著他一會,便又低頭編織。
  「如果必須離開家裡,獨自到道場去呢?」過了半响,他的父親又問。
  三橋知道家裡困窘,父母親養育他頗為艱苦,再加上這幾年田裡欠收……三橋家的田地原本就貧瘠,早幾年過世的祖父行動不便、父親體弱,田地向來疏於整理,只能挑些栽種容易的作物耕種,連他的母親也常下田。餘下的時間便在鎮上找些雜工做。一家三口本來勉強能維持生計,近兩三年的旱災,讓三橋家陷入四處借貸度日的窘境
  「很,好。可以,接受磨練。」三橋對上父親的目光結巴地回答,語氣卻很堅定。
  「這樣啊……」
  父親看著他的眼神有些悲傷和一些其他的情緒,他讀不清。沒有多說什麼,三橋廉只是點點頭再次表明自己的決心。
  他是想習武的,將來的某一天。他原本認為家裡不可能有這個餘裕讓他去道場習劍,但如果是去道場幫忙的形式並且能減少家裡吃飯的一張嘴的話……
  「我算是認識百枝道場師父的先生,我給他們寫封信好了。」父親話說到最後已經接近嘆息,讓他聽了有些想哭。

  武士家將養不起的孩子送去道場,指望他們也許將來能出人頭地、有所作為。更多時候只是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罷了。


(TBC)

==
基本上這篇的爆點已經被我在第一章爆光了,所以大家也不用期待接下來的故事。(毆)
謝謝豆毛告訴我好多好多武士與這個年代的故事。






2009⁄05⁄17(Sun) 00:00   [大振]同人--お楽しみはこれから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Comment


咳咳我都不敢留言了OTZ
我只是嘴砲而已(打爛),拉拉雜雜胡亂說一堆結果妳認真看待,我都感動的哭了真的Q.Q
我自願當幫你收集資料的小編(何?)但是請不要把我定位成啥原作啦超害羞的(掩面)
就算要10年才可以寫完我也會等的XD
2009/05/18 18:44URL | 豆毛[ 編集]


XD
其實我也覺得妳是編輯,但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擁有編輯的資格」所以就沒說。
唉,最近的時間實在是唷......
2009/05/23 12:54URL | yozaki[ 編集]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HOME |

Profile

yozaki

Author:yozaki
最喜歡三橋。

Comment

Plurk

Guest Book

HIT

Search Blog

Tag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Top



Copyright © 2018 No Other.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nekonomimige Photo by Encyclorecord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