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主大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Top
[BBC Sherlock] His First Bow


其實這篇已經在其他地方發表很久了,現在藉著某個機會也在這邊貼吧。
這篇是AU設定,關於Sherlock如果是個小提琴家......
字數:約兩萬字。





  坐在桌前敲著鍵盤,John還記得那天冷得要命。也許就是這個原因讓他想也沒想答應下來,簽了「賣身契」。
  John Watson是個文字工作者。他曾經是正職記者,而且是站在第一線的戰地記者、即使被流彈所傷也不放棄報導的那種。很難說讓他心灰意冷的是戰爭的醜陋還是回到倫敦後總編挑選新聞的標準,他離開了「前線」。雖然仍舊接一些原報社所屬出版公司相關雜誌的工作,他已經不認為自己是「記者」了。那天他被他的好房東告知,公寓要被拆掉重建、房東要到鄉村養老、重建後交給兒子管、那個租金……總而言之他要沒地方住了。所以John只好在一個倫敦冬天典型的悲慘天氣裡走出家門去找房子。
  「John,」John Watson剛走進一家房地產公司就聽到有人叫他名字,但他沒應聲,John這個名字又不像Benedict一樣少見,「John Watson。」但連姓都對了他也只好抬頭。
  「Mike,Mike Stamford。」一個職員打扮的人站到他身旁,用手臂夾著一份資料夾,「我們一起在BBC實習過啊。」
  「噢,Mike。」他還胖真多,John心想。
  「我知道,我胖了。」
  「不、不,沒的事。」
  「怎麼了,找房子嗎?要結婚了什麼的?」
  「我倒希望是這樣。」John苦笑。兩人站在門邊聊了一下各自大學畢業後的生活,Mike對於傳播並不是真那麼有興趣,便找了業務的工作,John這邊的現況也大略說明了。
  「事實上,我現在正要帶另一位客戶去參觀房子,想順便來看看嗎?」Mike取下掛在衣帽架上的一件大衣,提議道,「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找室友,但我待會要去的地方還有一間空房,而且這位客戶說他願意支付三分之二的租金。」
  「為什麼?」不管怎麼聽這條件都好得可疑,John心想,有著會惹上麻煩的氣味。
  「他說他的室友『會』很難找。」Mike穿好大衣後掏了掏口袋發覺沒帶鑰匙便轉身呼喊,「Mrs. Hudson,221b的鑰匙。」一個稍有年紀的婦人從辦公室裡走出來輕輕拋給他一串叮噹作響的東西,並親切地對John笑了笑。「我們的老闆,」走出店門後Mike說道,「你會喜歡她的,天底下找不到更好的房東太太了。」
  「我還沒答應要幫你拚業績呢。」John消遣他。
  Mike微笑道,「我正在努力。」

  貝克街距離不遠,他們徒步走了十多分鐘便到了,Mike在路上報了房租給John,雖不便宜但十分合理公道,如果有人願意付三分之二的租金那更是好到像中了彩券。
  「啊,我們到了。」Mike在兩百二十一號的門口停下,開始找鑰匙。John注意到他似乎總是有把鑰匙搞丟的能力。空中傳來悠揚的樂聲,是十分美麗的小提琴音色。好不容易Mike找著鑰匙,兩人打開門後登上通往二樓的樓梯。
  「門竟然沒關。」Mike發出小聲驚訝的呼喊,推開了門,「啊,Sherlock。」他見到站在起居室裡的高瘦髮男子說道,「原來我昨天將另外一把鑰匙給你了嗎?」
  蒼白瘦削的男人對Mike的話不置可否,只說:「我喜歡這屋子,共鳴不錯。」他揚了揚手中的小提琴,John一進門便注意到了。
  「所以你覺得如何?」轉過他有著色捲髮的頭,被稱作是Sherlock的男人對John提問。
  「抱歉,什麼?」John有些兒莫名其妙。
  「你不是我未來的室友嗎?」
  「呃……Mr. Sherlock……」
  「不,Sherlock Holmes,Sherlock是我的名字,別問我為什麼。」
  Mike總算意識到他該插個話替兩人介紹一下,「Sherlock是Mrs. Hudson的舊識,這位是John Watson,我的一位老朋友。」
  「你對小提琴覺得如何?」Sherlock繼續發問。
  「咦?小提琴?不錯啊……」John有點不喜歡這咄咄逼人的方式,但基於禮貌還是回答了。
  「太好了,我打算今天晚上就搬進來,你呢?」
  「欸?」
  「我願意付三分之二的房租,因為我時常在屋內拉小提琴──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會是種困擾,雖然我對自己的琴藝有自信。」話才說完他便將琴架上了肩膀,下巴一夾,拉了一首很短的曲子──John懷疑曲子本身不應該這麼短,Sherlock拉得太快了,就算是Prestissimo也不該這麼快,但他的音樂造詣僅能讓他猜測這該是首帕格尼尼的作品,這更加使Sherlock的技巧不可思議。
  「不,我想問題可能不只這個,」Sherlock自言自語地沉思著,「你覺得這樣的巴哈如何?」語畢他又拉起了琴,是一首如果他沒提John絕不認為這是巴哈作的曲,一點都不像巴洛克……巴哈是巴洛克時期的嗎?John在心中自問自答,但很快他的思緒便消失在Sherlock的琴音中,那旋律有著無法言說的魅力,搭配著Sherlock演奏時的姿態……John很清楚,許多藝術表演者站上舞台的那瞬間便擁有了操控人心的力量,他們可以一瞬間讓觀者陷入崇拜戀慕的情緒,他們若要你點頭,你是不會搖頭的,而Sherlock無疑具有這樣的能力。
  曲子結束,拉琴的人盯著John的臉沒開口。
  「很好。」John沒發覺自己出了聲,只是一直出神地看著面前的人。
  「我想你是在說你願意當我的室友,那麼我的巴哈?」Sherlock簡短地評論,然後理所當然地在偉大作曲家的姓氏前加上他的所有格。
  John直到此刻才注意到這人的聲音十分低沉動人,他從不知道自己原來對音色如此敏感,「也很好。」直到後來走出221b John才埋怨起自己的形容能力,他除了「好」以外就想不到什麼其他讚揚的詞嗎?
  「很好。」Sherlock學John說話,眼睛有著像是看到什麼新鮮事物一樣的神采,「那麼希望很快能再次見到你。」然後他優雅又果斷地轉過身繼續拉琴,John發覺自己的耳朵正貪心不已地想要聽到更多。
  「John,」Mike親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謝謝你幫老朋友做了筆好生意。」

  John和Mike一起回到他的公司簽了約後,和他共進午餐,Mike堅持買單因為John讓他在業績慘澹的冬季有點事做,一般人都不愛挑下雨又下雪的時候搬家。他們友好的道別後John在回家的路上逛了唱片行,他難得地繞到放古典音樂的架子前分別抓了巴哈與帕格尼尼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CD盒上的封套印著某個只要有看報紙習慣的人都會認得的名字,與樂評五花八門的盛讚。
  回到快把他掃地出門的公寓John把 CD放入簡陋的音響設備開始播放,沒聽幾分鐘就又去摁了停止鍵。John拿起CD的塑膠盒皺著眉再次讀起上面的介紹「獨特又充滿細節」、「具有一種特殊的魔力,讓人一聽即被緊緊抓住」,對John Watson而言這位演奏家的魔法明顯地失效了。他坐到書桌前打開手提電腦,上網搜尋Sherlock Holmes,結果卻一無所獲,Google還問他,你要找的是Mycroft Holmes嗎?Mycroft Holmes,John尋思,難怪在聽到Sherlock的姓氏時覺得遠遠傳來鐘響,他們會是兄弟嗎?他瞪著螢幕上Mycroft的照片,覺得可能性很大,倒不是說他們長得很像。
  放下電腦John撥電話給房東,他的好房東給他兩週到一個月的緩衝找下一個住處,雖然這兒的租金不高,但貝克街無疑更便宜許多,John放棄正職後手頭並不是那樣裕,既然找到房子還是早些搬過去為上。


  從Mike那兒拿到Holmes的手機號碼與公寓鑰匙,John打了幾次電話想要通知這位未來室友自己搬家的時間,對方卻從來不接手機也不回電,最後他只好直接跑到貝克街去敲門──即使他有鑰匙,John覺得在正式搬進去之前還是禮貌一些較好。
  Sherlock穿著睡衣來應門(已經下午三點了,John心想,他才剛起床嗎?),一見到他就報出一串電話號碼,「你的?」句末他問。
  「對,為什麼你不……」
  「I prefer text.」Sherlock打斷他的話,「所以你打算明天搬來?」他接著問。
  「是的,Mr. Holmes。你怎麼……」
  「Sherlock, please.」對方再次打斷John的問句,「因為電費在每月十五號進入下一個循環,如果不想多付不必要的基本費,還是早點搬的好。」
  John因為對方的料事如神尷尬地點點頭。
  「我想你並不需要搬太多家具。」John聽了他的話開始環顧室內,基本上起居室已經不可能放更多的東西,書櫃塞滿唱片、CD、和書,到處堆滿一疊疊像是樂譜的東西,牆角有一套非常高級的音響──John只是從喇叭的大小與數量來判斷。兩張不成對的扶手椅,同樣堆滿樂譜的茶几,一張舒適的長沙發(也散著樂譜,以及,天哪,那是Sherlock的小提琴嗎?就那樣丟在沙發上?)John轉頭去看廚房,光一眼便看出水槽裡的碗盤已經堆到滿出來,滿桌子更多的樂譜,還有個三明治直接丟在上頭,沒有盤子阻擋它與紙張的親密接觸。John突然覺得頭疼,也不相信Sherlock之所以難找室友只是因為小提琴的緣故。
  「Sherlock!」221b的門突然在他們身後打開,一名頭髮灰白、年輕時想必迷倒眾生的男子闖了進來,「你突然搬家是怎麼回事?」
  「Lestrade。」Sherlock僅朝來人點了點頭。
  「還有你已經兩天沒去和LSO練習!」Lestrade吼完才意識到屋子裡還有別人。「你好,我是Sherlock的經紀人……」他伸出了右手、不太確定該如何稱呼John。
  「John Watson,我的新助理。」Sherlock擅自替John回答。
  John握了握Lestrade的手後解釋道,「不,我只是個還沒搬進來的室友。」
  Lestrade客氣地向John點頭致意,又回去問Sherlock,「你需要助理嗎?你不是一直跟我說你不想要?」對方沒理會Lestrade只是逕自走到沙發旁撿起小提琴後一屁股坐下。
  好險他拿起了琴,John在一旁鬆了口氣心想,隨後又不明白自己這麼擔心做什麼。
  「總之,今天晚上七點,別再缺席,也不准遲到。」Lestrade反覆叮嚀,再轉過身對John說,「如果你那時會在,請幫我提醒他一下。」John點頭表示知道了,並且在內心認真思考在這兒待到七點的可能性。
  Lestrade走後,John挑了一張扶手椅坐下,「所以你是個音樂家。」
  歪歪斜斜坐在沙發椅上的Sherlock發出嗤的一聲有點不屑的聲響,無聊地撥弄著琴弦,John發現自己對於那靈巧手指所製造出的聲音很是著迷。
  「你是說那些虛情假意、矯揉造作、自以為是、又愛亂搞的人?不,我不是。」
  John坐在對面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他原本只是來告訴Sherlock自己的搬家日期,現在卻突然多出了留下來的使命感。
  「你如果真的這麼無聊,可以去買晚餐,並幫我帶一份。」Sherlock瞥了他一眼後說。
  「晚餐?現在才三點……」John抬起右手看錶,聽見Sherlock咕噥一聲左撇子,「……半。」John結束了他的報時。
  「貝克街尾有家中餐館,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買到晚餐。」Sherlock放棄坐姿直接倒在沙發上,不再看他。
  這是要我幫他跑腿的意思嗎?John暗忖,雖然他的確無事可做,但也不怎麼想聽從Sherlock的指使。
  「聽說帕格尼尼是個左撇子。」Sherlock突然沒頭沒腦地從沙發上探起頭來說。
  「嗯?」
  「這樣好了,如果你幫我跑腿,我就讓你點歌。」躺在沙發上Sherlock揚了揚手中的小提琴,右手則不知從哪裡變出了弓。
  John嘆一口氣屈服了,他的確想聽Sherlock的演奏。雖然不認為自己能想的出什麼好曲子,但他確信Sherlock不管拉什麼樂曲他都會喜歡,大概。

  他踏出兩百二十一號的大門依照Sherlock的指示開始望左走,走沒幾步便遇到一位冷艷的美女朝他問話。
  「先生,請問你現在有空嗎?」John想著中餐館,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有空,卻因為對方的美貌忍不住點點頭。
  「可否請你喝杯咖啡?」女人繼續問道。
  天哪,他這是在被搭訕嗎?但對方也太奇怪了,有人一邊搭訕別人一邊不停地把玩手機?但John還是不由自主答應下來。
  「那麼這邊請。」手機女──John忍不住在心裡這樣稱呼對方──領著他走進他們身後的咖啡館。
  他們走進店門後,手機女直直地往一張已經坐了人的桌子走去,並理所當然地坐在一旁。John詫異地看著女人莫名其妙地行徑,一時不知如何反應,那張桌子其中一位原本坐著的男人站起身,「Mr. Watson,請坐。」並溫和地笑了笑,那是習慣了高高在上的笑容。
  Sir Mycroft Holmes,倫敦交響樂團現任的首席指揮,空出世的天才,今年才因其傑出的藝術成就以年僅三十三歲之姿受冊封為爵士,比Sir Rattle受冊封時還年輕了六歲。除了冊封這件事是John過去就在報紙上讀過之外,其他都是前幾天他在網路上查Sherlock的資訊時發現的,記憶猶新。
  「我是Mycroft Holmes。」Mycroft伸出手與John輕輕一握,再與他面對面一同坐下,同一張桌子除了Mycroft、手機女、還有一個矮胖的中年人默不吭聲。
  「我相信你已經見過我的弟弟了。」Mycroft隨意地從桌下(也許是口袋裡)拿出一根細細的白色棍子,約三十公分長,較粗的一端包著木頭顏色的握柄,他緩緩地順著細棍的縱軸慢慢轉動,像是在研究物體的色澤質地一般。
  所以Sherlock的確是他的弟弟,John心想。
  「我想請問你們倆是什麼關係?」Mycroft在John向侍者點完咖啡之後十分有禮貌地提問,他輕輕以棒子尖端點著桌面,一面聽著微弱的擊聲一面等著John回答。
  「關係?」誰和誰?如果是Sherlock,不就是室友麼。
  「兩天前你第一次見到他便答應當他的室友,然後明天就要搬進,」Mycroft掏出一本小筆記簿然後以棒子抵著其中一頁,「貝克街兩百二十一號B室。而且他竟然還讓你點歌,那個從來不聽人指示演奏的Sherlock,」聽到這兒John皺起了眉,不確定對方是如何知道幾分鐘前他與Sherlock的對話(而且Mycroft的語調明顯有著「那是連我也沒有的特權」的意思),Mycroft見了John的表情不以為忤自顧自地說下去,「Might we expect a happy announcement by the end of the week?」
  「我想這不關你的事。」不對,他應該要說他們只是未來的室友。John有種想要咬爛自己舌頭的衝動,也許是對方的態度不知不覺激怒了他,讓他口不擇言。
  Mycroft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他收起筆記本後握著棒子在空中畫著小圈,「總而言之,我想請你幫個小忙,結束後我願意付你一筆不小的金額。」
  「作為交換的是?」John警地問。
  「帶他來練習。」Mycroft回答,「我想你已經從Lestrade那兒聽說,他今晚與我的樂團有場練習,」所以說LSO是指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John思考著並不可避免地注意到對方將全英國最好的管絃樂團當作所有物的語氣,與Sherlock說「我的巴哈」不可思議地相似,「他已經翹掉兩次團練,公演在四天後,我們沒有時間了。」
  John看著對方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他只肯與我們練習五次。正確地說是與沒有我在的樂團,他當我是敵人。我們只好找客席指揮來配合他,卻在第一次排練把查理氣到快心臟病發。」Mycroft以手中的棒子朝一直坐在他們身邊的男人點了一下,動作神似指揮給樂手的提示──看樣子這人就是樂團的客席指揮,查理;而Mycroft一直把玩的,是他的吃飯傢伙。
  「眼下可以撥給他的排練機會還有兩次,我希望他一定要來。」Mycroft語重心長地說完,對John投以充滿詢問意味的一眼。
  「我……可以幫你,」其實是他本身想聽Sherlock的演出。John在看見Mycroft如釋重負的表情後趕緊補上一句,「雖然我不確定幫不幫得上忙。」
  「我相信你可以的,John。」Mycroft終於停下手中的指揮棒,以充滿信任──幾乎像是命令──的眼神看著他。
他們已經熟到可以直呼姓名的地步了嗎?John覺得不太自在。
  「錢的話就不必了。」John嚴肅地說。
  Mycroft仔細打量他的臉,最後點點頭,「很好。」指揮棒不知何時消失了,他站起身再次與John握手,「雖然今天晚上並不會見到你,我還是期待你會出現在巴比肯藝術中心。」
  他們四人往咖啡廳門口移動時,John忍不住問了手機女,「請問妳是?」
  「樂團首席。」女人扼要地答。
  「我的意思是妳的名字是?」
  「……Anthea。」
  John有種感覺,音樂會節目單上印的會是個不同的名字。


  提著兩盒炒飯,John站上樓梯頂端卻沒掏鑰匙開門或伸手敲門,因為Sherlock正在演奏。隔著一層門板許多細節聽不清楚,但是那聲音中有著某種思緒讓John無法打斷,站在門外聽了兩分鐘Sherlock的琴音突然拔高而後停歇。
  「外帶買好了就進門來,一直聞到揚州炒飯的味道讓我無法專心。」Sherlock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John進了221b後,東張西望了一會想找個適合放餐盒的地方,「你要現在吃嗎?」
  「不。」Sherlock把玩著手上的弓隨口答道。
  John瞪著半躺在沙發上的小提琴家心想那你要我出去買晚餐是為了什麼。
  Sherlock毫不在意John的目光,拎著琴自沙發上一躍而起,「點歌吧。」他將樂器在肩上架好。
  John將裝著食物的塑膠袋放在他之前坐過還沒被樂譜再度佔領的扶手椅之後,雙手環抱面對著未來的室友。
  「那就……你和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的曲子。」
  Sherlock一臉不地放下琴,「你見過Mycroft了。」他的語氣充滿厭惡,「你出門這麼久我以為只是和哪個搽蘭花香水的女人喝咖啡,原來是他找你。」
  「對。然後他和Lestrade先生一樣請我督促你參加今晚的練習。」
  「他有沒有說要付你錢?」
  「有,我拒絕了。」
  「可惜,不然我們可以平分。」Sherlock轉身背對著John再次將琴安放在肩膀上,下垂的右手臂拿著弓輕輕揮打空氣似乎正在思忖該演奏什麼,下一秒鐘又將琴和弓往沙發上一拋。John看見他的動作忍不住小聲驚呼,Sherlock沒聽見似地快步走到音響前。
  他打開音響後彎腰在旁邊的書架上翻找了一會,抽出一張CD放入音響開始播放。高音質的揚聲器流瀉出絲線一般的單音,輕柔的音調慢慢攀高,小提琴吟唱出優美哀戚的旋律。Sherlock立在那兒沉思般地聽了幾分鐘,又把音響關了。
  「如何?」他轉過身逼問John的想法。
  「很……動聽?」John猶豫片刻決定誠實說出自己的想法。他短暫地懷疑也許這是Sherlock的錄音,但又直覺認為不是。
  Sherlock定定地看著他,下一秒又當他不存在一樣回到沙發邊拿起了琴與弓,樂器放上肩、下巴抵著腮托、Sherlock略微調整站姿後,吸一口氣開始演奏。
  一樣的旋律,應該是一樣的,但是哀愁感不復存在,音符冷冽像剔透的冰晶般美麗,幾乎不帶情感的表現方法但在難以察覺的細節裡有著非機械式的觸感。John幾乎忘記他只是站在一間尋常的公寓裡而不是音樂廳,Sherlock身上穿的是睡衣而不是燕尾服。
  旋律嘎然而止,與剛才停止播放錄音的樂段一音不差。Sherlock將琴取下肩,問:
  「如何?」一樣的問題、同樣的語氣催促著John回答。
  「Amazing.」他從來沒有想過同樣的旋律可以有全然不同的詮釋方式。
  Sherlock聽了挑起一邊的眉,「和剛才的錄音相比呢?」
  「完全不一樣。」John小心地答道。
  Sherlock仔細盯著他,顯然不滿意他的答案,「形容一下不同在哪裡,」他頓了頓,「或是,哪個比較好。」
  噢,我根本就是你的樂迷了當然是覺得Sherlock你的版本比較好──這種話John可說不出。
  「嗯……CD的演奏感情豐沛,你的詮釋雖然很冷……」John斟酌著用字想要詳盡地描述自己的看法卻被Sherlock硬生生打斷。
  「你可以直說,我不會不高興的。」Sherlock微微揚起頭,不可一世地說。
  John看著小提琴家,嘆口氣,停頓,然後開口,「是,我比較喜歡你的版本。」
  Sherlock臉上浮現出混雜著少許驚訝、一點點遲疑、和若干不確定的表情,John發覺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面前的男人有那些表情,即使非常細微。
  「真的?」他問。
  「那是相當獨特又不凡的演奏,」John給了他肯定的答案,「我不排斥、也並不特別愛好古典,可是我喜歡你的音樂。」
  Sherlock嘴角露出一個很小的微笑,然後又恢復了原本的冷淡表情說:「這可不是人們通常的說法。」
  「他們怎麼說?」
  「沒有感情、曲速忽快忽慢、斷句錯誤、強弱不分,總之就是胡來。」Sherlock話這麼說表情卻有點得意,「他們可討厭我的音樂。」
  也不全然,John心想,你不是要和英國第一流的交響樂團合作嗎?
  「西貝流士還算好,」Sherlock懶懶地拿起琴又拉了幾個音,「他們對我的貝多芬和巴哈才是忍無可忍。」
  「所以那天你才拉巴哈給我聽。」John指出。
  Sherlock蠻不在乎地點頭,「我可不希望未來的室友被我的巴哈搞到精神耗弱。」  
  結果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很容易就打發了,Sherlock不停找出更多的錄音播放給John聽,然後再用他自己的方法演奏一遍。不過他沒再問John的意見,似乎對方的表情已經告訴了他所有的答案。
  「糟了,」John無意間抬手看錶,沒想到已經將近晚上七點,「你得快點出門,要遲到了。」
  「噢,LSO。」Sherlock表示知道了卻沒有要出門的意思。
  「我答應了你哥要帶你去練習。」John認真地說,「天哪,你還沒吃晚餐。」
  「我從來沒說我要去。」
  John瞪著眼前的人,「可那是倫敦交響樂團!」
  「那又怎樣。就算那些人來自阿姆斯特丹、柏林、維也納我也不在乎。」
  John煩惱著該怎麼辦才好,他才剛認識Sherlock,對這人毫無瞭解。而且如果對方的親人或經紀人都拿他沒輒,連室友都還不是的John又能如何。
  「你很想聽LSO練習?」正當John愁眉苦臉一籌莫展之時Sherlock突然發話。
  「我想聽『你』和LSO練習。」John沒好氣地說。難不成他得跪下來求Sherlock出門嗎?那會管用嗎?
  「這容易。」Sherlock輕輕把琴和弓往John身上一拋,轉身進了臥室,「幫我收琴。」
  John手忙腳亂膽戰心驚地接下,「收哪?」
  「琴盒在茶几底下。」Sherlock的聲音從房內傳出。
  John根本沒拿過小提琴,也不確定自己放琴的方法是否正確,正研究的當下Sherlock很快又出現在起居室,西裝比挺,就像John第一次見到他時那樣。
  「好,走吧。」Sherlock穿上大衣又繫了條圍巾之後接過琴盒。
  「去哪?」
  Sherlock用「這不廢話嗎」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巴比肯。」


  如果今天晚上的練習不算災難,John坐在觀眾席心想,也非常非常接近了。

  在前往音樂廳的計程車上John不停遭受電話號碼不明的簡訊轟炸「請帶Sherlock Holmes來練習」、「帶Sherlock Holmes來練習」、「練習,現在!」他想起了那個一直盯著手機的女人,突然覺得她一點都不迷人。他們進入音樂廳時樂團正在調音──或是因為無事可做所以調音──Sherlock說了類似「瞧,我們一點都沒遲到」的話便直直走向舞台與查理和「Anthea」打招呼。他脫下大衣圍巾和西裝外套隨手丟在觀眾席第一排的座位上,打開琴盒拎了琴也不使用舞台兩側的樓梯直接翻身躍上舞台。
  「法國號二部,你的音還是不準。」Sherlock夾好琴後說,手則忙著將暗紫色襯衫的袖口解開向上捲。John注意到有好幾個團員臉色變得很難看,包括一位法國號樂手,也許他們過去都曾經被如此指責。
  站在指揮台上只比Sherlock高一些的查理輕輕咳了一聲,「Mr. Holmes,我們將從頭開始。」
  Sherlock沒看他只是略顯不耐地──只有觀眾席這兒看得見的表情──點頭。樂團隨著指揮棒的舞動開始演奏,然後Sherlock舉起弓,先是拿弓指著John,微笑了一下,再轉身看著指揮的節拍開始演奏。過了十秒鐘,音樂停了下來,查理拿著指揮棒猛敲譜架的前緣。
  「Mr. Holmes,我以為我們上次同意……」
  「我知道,我不小心忘記了。」Sherlock睜大雙眼誠懇地看著對方,但John很肯定Sherlock是故意的。
  指揮家勉為其難地點點頭,「從頭。」
  這回Sherlock沒再看John,只是安安分分地演奏著──不那麼Sherlock式的,John感覺得出來。但好景不常,沒多久Sherlock又與查理起了爭執,Sherlock對於某個重複出現的樂句有自己一套拉法,但這樂句不只Sherlock會演奏,幾乎各個聲部的首席都會接在他後頭獨奏,理論上他們都應該使用相同的表現方式,但別說其他聲部吹或拉得不倫不類,查理也對Sherlock「不傳統」的詮釋不敢茍同。他們的爭論已經往「難道沒有人教過你」和「音樂沒有正確與錯誤」的方向走去,坐在兩人附近的Anthea掏出手機開始打短訊,沒多久Sherlock的手機響了,小提琴家瞪著手機螢幕任它又響了兩聲才接起來。他後來告訴John,Mycroft在電話裡要求今天至少得讓查理把這首布拉姆斯的協奏曲走完一次。
  類似的辯論又出現了不下二十次後,Sherlock與樂團總算在十點時將整首樂曲合奏了一遍,每個人(除了Sherlock)都已精疲力竭。
  結束後John沒和Sherlock一起回貝克街,而是回到他的舊公寓結束最後的搬家整理。隔天早晨他和前房東互道珍重再會,搬進了貝克街221b。搬家時他沒見到Sherlock,推想他可能有練習,畢竟公演時間迫在眉睫。即使John的家當不多,還是耗費了他一整個白天的時間直到傍晚才安頓好一切,這其中還包括整理被Sherlock搞得像爆炸中心點(ground zero)的廚房。他用微波爐加熱了昨天買回來卻完全沒機會吃的炒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美味,正當John想著下次該試試這餐館的飲茶點心時,Sherlock出現在廚房兼餐廳的門邊。
  「John,晚飯。」Sherlock說完話兩手插在睡袍口袋裡再自然不過地坐到現在已經很整潔的餐桌旁、John的對面。他看起來精神不錯,心情愉快。
  「你整天都待在房間裡?」
  「昨天晚上回來後肚子餓所以就睡了。」Sherlock答非所問。
  「所以你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有進食?」John的眉頭皺得快打結,藝術家真的都是些生活白痴嗎?
  「所以,」Sherlock學著John的語調,「我才睡覺減低能量消耗。」
  John瞪著他,覺得這人真的需要一個助理─保姆。
  「這樣吧,如果你幫我準備晚餐……」
  「是、是。」John起身,從冰箱裡拿出另一個飯盒。Sherlock也離開了餐桌,走回臥室──John注意到──取來了小提琴。他難道抱著琴睡嗎?John的心底浮現這個疑問。
  Sherlock看著John將飯裝盤,放進微波爐,他開口指定道:「加熱一分三十秒。」
  John不太爽快地依照他的指示輸入時間,按下啟動鍵。同一個瞬間Sherlock以微波爐啟動鍵的電子音相同的音高拉起一首輕快的舞曲。John後來才知道這是所謂的絕對音準,Sherlock則嘉獎似地說John的耳朵很好──很好的相對音準,也能聽見樂器間微弱的共鳴震動。曲子完美地結束在微波完畢的時候,以清脆「叮」的一聲收尾。
  John忍不住笑出聲來,在心底替這首曲子命名為「Sherlock肚子餓了舞曲」。Sherlock也對他回以微微一笑。
  「你今天不用和LSO練習嗎?」John端著盤子坐回餐桌問道。
  「今天是下半場的曲目,我是明天。」
  「你覺得音樂會……」John鼓起詢問的勇氣,「沒問題嗎?」
  「你覺得呢?」
  「應該……不太妙?」
  Sherlock秋風掃落葉般清空了炒飯,湯匙往盤上一丟後說,「沒錯。」
  「那怎麼辦?」
  「不關我的事。」Sherlock拿起他原本放在另一張椅子上的琴,走回起居室,顯然認為清理使用過的餐具也不關他的事。
  整個晚上Sherlock有時隨意有時正經地拉了好幾小時的琴,沒再開口說一句話。雖然只聽過一遍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John很確定Sherlock這天夜裡一次都沒有拉那首曲子。搬一整天家的疲倦慢慢佔領了John的身體,他帶著捨不得的心情以不打擾Sherlock的方式悄悄離開起居室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稍微梳洗後躺在床上聽著Sherlock在樓下又演奏了十多分鐘,之後陷入一片沉寂。
  也許是初到陌生環境,John睡得並不安穩。凌晨三點他突然自夢中驚醒,一身難受的冷汗。他輕輕爬下樓梯,有些意外起居室的燈還亮著。John走進客廳看見Sherlock抱著小提琴若有所思。難怪Sherlock白天很晚起床,他心想。
  「你還沒睡。」John指出。
  「你也是。」
  「我只是睡不好。」John辯駁,「也許是晚上喝的那杯茶。」
  Sherlock盯著他的臉兩、三秒鐘,「惡夢?」
  「不是,」John直覺地否認,不確定對方怎麼猜出來的,最後又改變了心意,「不……你說的對,夢到了過去的事。」
  「阿富汗還是伊拉克?」
  「什……阿富汗。」John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我很想說是我觀察到的,像是沒有人在倫敦的冬天會有這樣的膚色,當然愛用日光浴床的人除外,」Sherlock承認道,「不過我只是上網搜尋了一下,發現你除了一些比較瑣碎的文章以外也寫過關於戰爭的嚴肅社論,那個語氣只有真正見識過戰爭的人才會擁有。」
  John點點頭。
  他悄聲談起沙漠裡的小鎮,像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孩子們經過被炸的支離破碎的汽車殘骸不以為意的樣子,甚至撿那些金屬片玩。對那兒的人來說戰爭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是日常的景象。路上很容易見到因為誤踩地雷而截肢的平民百姓,以及更多他不想描述的畫面。
  Sherlock則講了一點他的音樂生涯,他不喜歡音樂競賽、也不可能教人拉琴(他厭惡沒天份還想學音樂的人,也沒有耐性),即使小提琴是他唯一熱愛的事物卻無法以為生。Mycroft和媽咪逼他出道──畢竟二十六歲出道對音樂家來說已經算晚了──他卻仍舊沒有辦法為了別人演奏,更不可能進行順應大眾口味的表演。John一邊對Sherlock感到一絲同情,卻也對在大後天買了票的觀眾有著憐憫之心。
  心緒沉澱下來後John禮貌地對Sherlock道了晚安,回到臥室卻聽到樓下傳來搖籃曲,他忍不住因為室友幽默的體貼而微笑,不再作夢安穩地睡到天亮。


  早晨John再次踏入起居室時他們已經有了訪客。

  「John,早餐。」Sherlock坐在面對他的扶手椅上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向John道早安。John對著坐在另一張椅子上的Mycroft點點頭,一面在心裡思考Sherlock真把自己當「助理」嗎還有對方到底有沒有躺上床休息這些問題。
  「你可以解釋一下你的短訊嗎?」Mycroft以他特有、彬彬有禮的語調問道,不管誰聽見了都知道這是道命令。
  Sherlock皺著眉看他,「我記得你的英國文學成績不差。」
  「『我不演布拉姆斯,』」Mycroft引述Sherlock的簡訊,「『西貝流士尚可考慮。』Sherlock,表演是在後天。」
  「所以?」Sherlock的語調像在說公演前兩天改曲目又不是多困難的一件事。
  「容我請教你為什麼不演布拉姆斯?」Mycroft雙手抵著指揮棒慢慢轉動棒子,John在遞給Sherlock一杯熱牛奶的時候看見。
  「我『不想』拉布拉姆斯。」
  「可是卻『想』拉布拉姆斯的搖籃曲改善John的睡眠品質?」
  「我該勸Mrs. Hudson別再熬夜了,年紀大不適合這麼做。」Sherlock頓了頓,「不,我該勸你別再用出國巡迴時帶回來的民俗草藥買通她。」
  「Sherlock,表演是後天。」Mycroft不厭其煩地再次重複。
  「我說不演布拉姆斯就是不演。」Sherlock也再次重申。
  「就算加練也只有兩天,練不起來的。」
  「那就你指!」Sherlock拿著琴弓像劍一樣指向他的兄長,「你們這樂季已經演過一次西貝流士,就算再笨那些傢伙也還記得怎麼彈奏!」
  「Sherlock,別孩子氣,你這樣會讓蘇珊小姐很難堪。」John在一旁猜測這位蘇珊小姐會不會是之前和LSO表演西貝流士協奏曲的人。
  「是會讓你下不了台吧。」
  「的確。」
  Sherlock無視Mycroft的為難繼續提出要求,「而且,我要用『我的』方式演奏。」
  「所以,『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Mycroft Holmes極有耐心地詢問。
  「很明顯,這世界上還是有人喜歡我的音樂。」Sherlock說這句話時沒看向屋內任何一人。
  「當然,」Mycroft頷首,「我一向很欣賞你的小提琴。」
  「噢,算了吧,Mycroft。」Sherlock的語音挖苦。
  「好吧,今天晚上七點見。」Mycroft站起身,將一直在手上把玩的指揮棒收進西裝口袋,「這次別再抱怨我出現在同一個音樂廳裡,是你要求我指揮的。」
  Sherlock別過頭,滿臉慢走不送的表情。
  「發生了什麼事?」爵士離開後John開口問道。
  「我以為你都聽見了。」Sherlock心滿意足地看著自己手上的弓,拔掉幾根僅剩一端固定的馬尾毛。
  「為什麼突然換曲目?」而且如果他沒記錯的話,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是Sherlock第一次要求他比較的那首樂曲。
  Sherlock不耐煩地看著他一副你怎麼也問相同問題的樣子。
  「我的第一首協奏曲一定是西貝流士。」他總算拋出一個答案給John。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會用自己的小腦袋瓜想想嗎?」
  「我又不懂古典音樂。」John有點生氣。
  「那沒有關係。」Sherlock打斷他,「當然是因為我第一次聽到Kavakos的西貝流士就決定這是我的協奏曲,我前天不是放給你聽了嗎?」
  是這樣沒錯。那天Sherlock一張又一張播放、一首接一首地演奏時John有稍微看過那些CD。因為他挺喜歡那曲子本身也喜歡那位演奏家的演奏,便格外注意。
  「我以為……」
  「你以為我放給你聽的那些曲子都是我不喜歡的?」Sherlock挑眉。
  John搖搖頭說,「不,我以為你不喜歡他們的演奏。」
  「不喜歡還買來收藏?」Sherlock哼了一聲,「我當然喜歡他們的演奏,但那不是我的,永遠不會是。」
  「是、是,我懂了。」
  Sherlock高傲又滿意地點個頭,「那我們得開始忙了。」
  「我們?」
  「當然。」Sherlock站起身,轉瞬間便已擺好了姿勢。
  同樣的開頭,Sherlock沒有間斷地演奏,沒有獨奏者的部分時他便哼唱著管絃樂團的主旋律,拿著弓輕輕打拍子,樂章與樂章之間則靜靜站立等待。他這樣拉了約四十分鐘,John大氣不敢出一聲。演奏完畢Sherlock垂下弓與琴安靜站了一會再抬頭看鐘,喃喃自語「這樣的速度還可以」。
  「如何?」他專注地看向John。
  「太棒了!」
  「可是?」Sherlock等著他的回答,早看穿John除了讚美之外還有別的想法。
  「可是有些地方……」John努力地回想,聆聽時有些模糊的感覺,但他早已不記得那些段落在那兒。
  「夠了。」Sherlock打斷他,再次架好琴從頭演奏。這回不同的是他每演奏一個段落便提下來,有的時候會問John的想法,更多時候只是一連將這段拉了四、五遍,然後停下來思考。
  即使Sherlock的琴聲再美妙,也沒法當飯吃。下午兩點多John肚子的咕嚕聲打斷了Sherlock的思考,他看了John一眼。
  「好吧,你去買午餐。」他轉轉頭,動動脖子與肩膀,「不過請幫我買適合久放的食物,我到晚上排練結束前都不會進食。」
  「Sherlock……」John想說服他該正常飲食。一般狀況下John也許會對Sherlock頤指氣使的態度感到氣憤(噢,瞧他那勉為其難讓我去幫他買午餐的樣子),但在Sherlock幾小時的音樂轟炸下John的精神狀態並不平常。
  「胃裡有食物我無法專心。」Sherlock的態度表明這事沒有轉圜餘地。
  John嘆口氣出門覓食。最後他決定在店裡快速地解決自己的午餐(他記起上次Sherlock抱怨食物的氣味),然後幫Sherlock帶了一份千層麵,他將裝著麵盒的塑膠袋嚴嚴實實打了結,希望能密封香味的分子。回到221b,像是打仗一樣他又陪著Sherlock練了幾小時的琴,差點使得Sherlock遲了晚上的練習。
  「Sherlock,快點,你要來不及了。」John一想到Sherlock與樂團只有兩次練習便覺得胃痛,哪怕只是早一秒鐘也該儘快把Sherlock推進巴比肯的大門。
  「我好了,」Sherlock衣著整齊地重現在起居室,這是John第二次見證他不可思議的換裝速度,「John,你的外套呢?」Sherlock邊往自己身上加禦寒衣物邊偏過頭問。
  「我?」
  Sherlock點點頭,「今天入夜後氣溫會到零下。」
  「你是說我也一起去?」
  提著琴盒站在門邊的人用「請別問些白痴問題」的眼神看著John,並出言催促,「我會告訴Mycroft遲到是因為你的動作太慢。」
  「Sh……我馬上好。」John衝到樓上套了件針織毛衣,再趕回來取下掛在門邊的外套,隨著Sherlock走出大門。


  他們進入音樂廳時John立刻感到氣氛十分凝重。Sir Mycroft Holmes正站在指揮台上說著什麼。
  「因為一些十分突然並且緊急的情況,我們上半場將改為演出西貝流士。也因此我們明天的練習仍是上半場的協奏曲,也是由我帶領。」John聽見他這麼說明,並看見團員間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也有一些人對John和Sherlock的方向投以控訴似的眼神。
  「後天音樂會的上半場將由我指揮,下半場則是我們的好查理。」Mycroft可能微笑了一下,John這個方向看不見,「我相信剛才貝絲已經將譜都發給各位了,而我們的小提琴家……」Mycroft轉頭確認了Sherlock的存在後繼續說道,「剛好趕到。」
  「叫他們調音調準一點。」Sherlock無視團員們的敵意警告著Mycroft,「別怪罪空調。」
  Mycroft的眼光尋過各個團員,似乎已經由眼神傳達了他的訊息。「那麼,我們開始吧。相信各位對這首曲子並不陌生。」
  John看得出來雖然有些團員們點頭表示同意,整體仍顯示出某種程度的抗拒。但當Mycroft舉起指揮棒時氣氛突然徹底改變。樂團表現出緊張而蓄勢待發的張力,與前天John看見查理指揮時的樂團情緒迥異。
  Mycroft看了不知何時翻身上台站在指揮台旁的Sherlock一眼,Sherlock對他點點頭。指揮棒落下樂團隨之發出細微的音響,Sherlock抽空對舞台下的John笑了一下,絲線一般的小提琴聲自他手中發出。
  不過他們的演奏很快就停了下來,Sherlock與Mycroft高聲快速地辯論著,樂團裡有些人一臉茫然,有些人則帶著一絲敬畏的神情聽著兩人討論的內容,也有人(Anthea)在底下把玩著自己的手機。同樣的爭執發生了很多次,與前天Sherlock和查理的情況不同的是,今天每經過一次熱烈的討論,Sherlock與樂團的配合便更進一步,許多時候他們合奏的樂段讓John感到頭皮酥麻,痴然如醉。
  當他們練完第一樂章時John抬手看了手錶一眼,驚訝又恐懼地發現已經十點多了。Mycroft在台上說今天到此為止,話音剛落Sherlock便要出言抗議。
  「今天就練到這兒,Sherlock。」Mycroft轉過身單獨對他說一次。他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精神好得很,但我的樂團已經不行了。Sherlock鄙夷地看著他哥哥,最後放棄。
  「我相信今天晚上有很多新的資訊需要吸收,」Mycroft重新面對他的團員,「請將它們牢牢記住。」他掂著指揮棒,繼續說道,「並發揮你們的想像力,如果我們今天的處理方式可以套用在其他兩個樂章上,明天加練時請直接這麼做。」他接著點了幾個聲部,輕描淡寫地請他們明天別再頻頻犯錯,John看得出來那些樂手們像是被人用槍指在頭上一般。
  「還有某把第二小提琴。」Sherlock插嘴。
  Mycroft嘆了口氣後說,「還有某一位第二小提琴手。」喬治今天只犯了一次錯誤,Mycroft本來並不想點名他的。
  在回貝克街的路上John表達了他對今天只練習了第一樂章的擔憂,Sherlock則輕描淡寫地說「重點大多在第一樂章,第三樂章難的是我不是他們,雖然我並不覺得第三樂章困難」。
  進了221b,Sherlock大衣圍巾一丟、用John一眨眼的時間就取出了他的琴。John突然明瞭他今天晚上別想早睡了。


  隔天中午John醒來做了份早午餐,並在被食物香氣喚醒的Sherlock的吩咐下幫他加熱千層麵。
  「你今天什麼時候練習?」吃完飯John捧了杯熱茶問道。
  「下午。」
  「別告訴我你其實已經快遲到了。」John開始後悔昨天沒問Mycroft今日的練習時間。
  「放輕鬆,是我要上台表演。」Sherlock用叉子邊緣切著千層麵,再叉起來送進嘴裡。
  因為你一點都不緊張,只好由我替你著急,John在心中嘀咕。
  「你都不會緊張麼?」
  Sherlock搖搖頭,「我不懂為什麼要緊張,」John聽了在心裡想,因為一般人都會擔心自己出差錯,「而且我在女王面前表演時也沒緊張。」
  「女王?Sherlock你是說……」John睜大了眼睛瞪著他的室友。
  「小學的時候和Mycroft在一次皇室的私人沙龍合奏,無聊。」
  無聊?他說為了皇室表演無聊?John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Sherlock則若無其事地繼續吃著他的午餐。
  John從震驚的情緒中平復之後想起了昨晚睡前思考的事。
  「Sherlock……」John開口問道,「我可以報導你的事情嗎?」即使這裡的房租便宜,他的手頭並不裕。現在正巧有個他極感興趣的題材可用,不寫太可惜了。
  「樂評嗎?」Sherlock微微瞇起眼,像是看見了有趣的東西。John不懂為什麼自己覺得那是Sherlock感興趣的表情,一般人可不會這樣。
  「隨便。反正到時候還是會有一群不請自來的人大放厥詞。」Sherlock吃飽後滿足地靠著椅背。
  「你如果覺得不高興的話……」
  「不,」Sherlock打斷他,「旁人的看法、第二種意見對我來說很有幫助。An outside eye, a second opinion──it's very useful to me.」只是這個當下John並不知道他的文章將會被這人批評得多慘。
  John聽了很高興,「那我得趕快找古典音樂的資料,做做功課。」並露出他們成為室友後第一個大大的微笑,「對了,」John突然想起Sherlock之前的話,「我以為你演奏前是不吃東西的。」
  「是這樣沒錯。」Sherlock很滿意對方沒隨便忘記重要的事情,「這是為了明天上台不得不吃的。」
  John看著對方,張嘴想說些什麼阻止他,又明白沒用。這傢伙擺明了接下來二十四……不,超過三十小時都不打算進食,老天。
  「我們該出門了。」Sherlock抬頭看鐘後說。
  「抱歉,Sherlock,我今天沒辦法去。」John過意不去地說,雖然他不太明白Sherlock為何喜歡帶自己一起去練習,當然他本身是挺喜歡這安排的,「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得查資料,也得去見編輯。」
  對方聽了他的話,皺著眉頭,「我以為你喜歡我的琴。」
  John突然覺得自己的室友像個小孩子,自我中心,當然,同時認為世界非常簡單,只按照一條規則進行,但這個世界其實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規則,互相牴觸的,互相平行的,選擇性的……John當然喜歡Sherlock的琴,甚至到有點兒不理智的程度,不過他還是得過日子掙口飯吃,他不能只照著Sherlock的想法做。
  「是,我喜歡,可是……」
  「可是我的音樂不夠重要。」Sherlock高聲說著昂首闊步往他的臥房走去,John搞不清楚Sherlock只是故意說說還是認真的。
  「Sherlock……」
  「Fine,你走吧。」Sherlock再度出現在John面前已是全副西裝,John一度以為對方是要趕他出這間公寓不要他這個室友了。音樂家都這麼情緒化嗎?他想,不過他隨即領悟到這只是宣告這段對話的終止。

  Sherlock出門後,John撥電話給之前報社藝文專欄的編輯。他昨天收到出自這編輯被轉寄再轉寄的電子郵件,大意是詢問有沒有報社裡的人熟悉Sherlock Holmes這號人物。因為這位小提琴手從未參加任何大賽、更別提獎項,也沒有與任何樂團合作過,是哪位大師的弟子也不清楚,卻突然將與LSO合作公演(LSO少見地到最後一刻才更新了曲目與獨奏者的資訊)。唯一再明顯不過的線索是他是Sir Mycroft Holmes的弟弟。John昨天回了信說明他和Sherlock有一面之緣,並且有方法可以聯絡到這位小提琴家,還在信裡表達了他有興趣寫一篇報導。他和編輯Sawyer約定好會面時間便出門了。
  晚上八點多John買了上次那家中餐館的外帶回到221b,即使Sherlock表明沒有吃飯的意思他還是多帶了一份以備萬一。John打開門發覺屋內是暗的,以為室友還沒回家,開了燈卻看到那眼熟的大衣丟在沙發上,小提琴的盒子打開放在地上,沒有琴的蹤影。他走到Sherlock的房門外,輕輕叫喚對方的名字又敲了敲門,沒有回應。
  難不成他已經睡了?John納悶,真是搞不懂Sherlock的作息方式。
  他走回起居室放下了外帶後,幫Sherlock把那件看來價值不菲的大衣掛好。再邊吃晚餐邊讀他從圖書館借回來關於古典音樂的書籍(一般性的、關於小提琴、或討論西貝流士)。直到睡前他都沒見到Sherlock,其實John有些擔心室友的安危,還忍不住傳了封你還好吧的短訊確認──卻在送出後沒幾秒鐘得到一封「Fine.」的回覆。


  直到隔天──也就是音樂會當天──的中午,John才見到他的室友。John整個早上除了與書籍奮戰,也嘗試以手提電腦打了些篇幅,即使他自己並不滿意。昨天那位編輯介紹了一位專門幫他們刊物寫樂評的人,John與他約定好今天一同去音樂會。John不會替他們寫樂評,不過視音樂會的成功情況他們希望John能準備一篇完整的報導,最好能涵蓋Sherlock過去的經歷與未來的計畫。當John一面煮著義大利麵條一面繼續讀著手中的書時,Sherlock踏進了起居室。
  「Sherlock。」John有些驚訝地與他打招呼,小提琴家竟然已經一副穿戴整齊準備出門的樣子。
  「別這麼驚訝,下午要彩排。」Sherlock理了理衣領,「雖然我覺得沒什麼必要。」
  John關掉了爐火撈起麵條,「你一直待在房間裡做什麼?」其實他有點想問對方是不是在生他氣但又覺得這未免太可笑了。
  「思考。」Sherlock答道,有點好奇地看著John在廚房裡做些什麼。
  「思考?比如說?」
  「音樂會的突發狀況。」Sherlock用「想也知道」的表情看著他,「雖然昨天已經練習過如果少了任何一根弦的演奏方式,」他不理會John的不能換把樂器嗎的問題繼續說,「總是得想想管樂突然放炮、弦樂扯我後腿、打擊亂敲一通的可能性,或是觀眾咳個不停又在樂章間亂拍手,哈,或是噓聲。」Sherlock露出界於不屑撇嘴與微笑之間的表情。
  也許Sherlock還是會緊張,只是形式不同罷了,John心想。
  「我不是在緊張,只是痛恨不完美。」Sherlock像是看穿他的心思補上一句,然後拉了張椅子坐在餐桌一旁看著John用餐。
  過了一會John被看得頂不自在,幾乎就要開口問Sherlock怎麼了,卻忽然靈光一閃。
  「你等會要排練。」John以敘述句起頭。
  Sherlock點頭。
  「然後我也會去?」接著是問句。
  Sherlock再次點頭。
  John深吸了口氣有些窘迫地說,「對不起,雖然我很想去……」然後他看見了那人面上的神色,噢,這絕對是他室友在不高興的表情。
  「音樂會就在七個小時後。」Sherlock揮動手臂,強調著。
  「我知道……可是我得寫稿。」John試著使用委婉溫和的語氣。
  小提琴家不滿地反駁,「那有什麼重要的?」
  「很重要!」John忍不住提高了音量,「我可是在寫你的事!」
  Sherlock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頓了頓,「好吧。」他勉為其難地同意。John看了好氣又好笑,這個人憑什麼覺得他可以主宰John Watson的時間,但Sherlock軟化的瞬間又讓John覺得真是拿對方沒辦法。
  「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John想起他需要更多Sherlock的背景資料,便抓緊機會詢問。
  「問吧。」Sherlock似乎又回復了一開始放鬆的心情。
  John從一本攤開的書底下抽出了筆記本,「你的音樂教育?」他左手掏出筆做好書寫的準備。
  Sherlock皺起了眉,「這很重要嗎?」顯然他認為只有他的音樂重要,其他則否。
  「是不怎麼重要,但有些讀者……不,我也想知道。」
  「我三歲開始學琴,」Sherlock有點厭煩地說道,「Mycroft什麼都會,我卻只愛小提琴。基本全是他教我的。」他盯著John動個不停的左手繼續說,「小學的時候我進了皇家音樂學院,學了樂理、音樂史與很多和小提琴無關的東西,不過我想你們有興趣的是我的小提琴老師。」
  John聽了點點頭。
  「我想所有學院裡的小提琴教授都教過我,也都放棄了指導。」Sherlock嘴角勾起很小的弧度,「所以我想你也不需要列出他們的名字。」
  John抬頭看著Sherlock,有些吃驚。
  「大概是十八歲的時候,我受不了音樂院──實在無聊──便離開了。」
  「然後……」John有些遲疑地接著問。
  「技巧對我來說早就不是問題,音樂,我得找到自己的音樂。」Sherlock回答,「我不相信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教』我『我的』音樂。」
  John聽了點點頭,好像能夠理解他的想法。
  「於是就是看譜、拉琴、聽演出或錄音,填滿了我全部的時間。有一陣子我每天只睡三個小時。」Sherlock不理會John臉上混合不贊同與憂慮的表情,「我和Mycroft的觀點非常不同,見面總是少不了爭吵,」John懷疑Sherlock其實從與兄長的「討論」學了很多,但他並不打算指出這一點。這兩個兄弟怎麼看都不像非常和睦的關係。
  「如果你一定得寫些名人的名字才高興,我可以告訴你我見過很多當今知名的小提琴家,祖克曼、克雷默……也和他們討論過琴藝或音樂。」Sherlock探頭看了眼John的筆記,「說實在的我還是不覺得這有什麼重要。」
  John同意地說,「我知道。」他再記下一個名字,雖然不覺得會用上。「那麼……對了,你的琴呢?」
  「史特拉第瓦里,1692年。雖然不是最好的琴,但我喜歡它的音色。」
  John聽了年份瞪大雙眼,他早猜到Sherlock的琴應該相當名貴,可是十七世紀末的古董就這樣拋來拋去、丟在沙發上……他發出一聲呻吟,「那……它有名字嗎?」
  「叫它『Holmes』就好。」Sherlock對他眨了隻眼。就像海飛玆或米爾斯坦用過的琴被冠上他們的姓氏一般。他站起身提起放在一旁地上的琴盒,「看樣子得再次跟Mycroft說遲到是你的原因了。」
  「Sherlock……」John抗議著卻被他的天才室友打斷。
  「你不跟我去的話……那得幫你拿票才行,」Sherlock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給Lestrade。
  「沒關係的,我有票了。」
  「我看。」Sherlock接下John昨天從編輯那兒得到的票後說,「二樓包廂。雖然看得清楚音響卻不行。」他按下手機通話鍵等待接通後,劈頭就說,「是我,我要一張一樓中後方的票。」Sherlock停頓半晌,「二樓第一排呢?」他又頓了頓,「那好,你等會到貝克街,交給John就行了。」Sherlock最後說「我的朋友。」然後掛了電話。他的話讓John不禁猜測也許「朋友」一詞指的是自己,有點兒受寵若驚。
  「其實我原本就偏好二樓前排的座位,」Sherlock往自己的脖子上套圍巾,「正好。」
  John點點頭,「謝謝。」
  「晚上見。」Sherlock拋下這句話便消失在門口。


  晚上七點十五分John與丹尼爾──那位樂評──在巴比肯音樂廳的門前碰面,不過他對丹說自己另外有票了,不會跟他一起坐。這不是John第一次來巴比肯看表演,卻是他第一次覺得有些緊張,也許是因為這回他認識演出者的緣故。John坐在他的位子裡看著節目單,節目單裡插了一張影印紙說明今天演出的臨時更動:上半場由Sir Mycroft Holmes指揮、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改為西貝流士的樂曲,以及這首曲子的解說。關於西貝流士這首協奏曲的說明John已經讀過很多種版本,所以他只是快速地掃過,然後看起了節目本裡關於表演者的介紹。和Mycroft冗長的經歷相比,Sherlock的部分短得可怕。幾行文字說明了Sherlock的出身,學琴經歷(甚至比今天中午Sherlock告訴他的還要少),John幾乎懷疑是Sherlock堅持這部分越短越好,因為重要的是音樂。
  開演前燈光照慣例地暗了三次後,舞台兩側打開了小門,樂團的成員們提著樂器魚貫而入,觀眾則鼓掌歡迎他們。全團坐定後雙簧管吹出一個單音,管樂手們跟著調音,並吹起一些短調。現在對西貝流士相當熟悉的John耳尖聽出有個樂手疑似在練習他/她的獨奏片段。接著是絃樂器的調音。樂團靜下來後舞台左側的小門再次打開,穿著剪裁合宜燕尾服的Mycroft Holmes走了進來,觀眾席再次響起掌聲,更加熱烈的。雖然John之前見過他兩次──穿著嚴謹的三件式西裝──站上舞台時的Mycroft看起來更加嚴肅有著帝王般駕馭全場的氣質。他向聽眾點頭致意,感謝他們的掌聲,然後他背過身,全場一片安靜屏息以待。Mycroft抬起手,開始了今晚的音樂會。首先是穆索斯基的一首序曲,他幾乎可以說是輕鬆愜意地指揮著,有的時候甚至收起手臂,只是以眼神示意各個聲部的表現。結束後聽眾報以熱烈的掌聲,Mycroft轉過身微微鞠躬,再手臂一揮示意樂團起立答謝聽眾,接著經由左側的小門又離開了舞台。
  大部分的團員坐回了他們的椅子,有些團員則拿著樂器離開,為了縮小編製。音樂廳穿著衣的工作人員們上台取走不用的椅子或譜架,不到一分鐘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就是現在了,John心想。小門再度打開,那個和Mycroft差不多高度卻更加瘦削的身影走了進來,爵士則走在他身後。樂團起立歡迎他們而觀眾再度開始鼓掌,但John很清楚除了自己以外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聽眾並不知道Sherlock是誰。他的室友並沒有穿燕尾服只身著一套十分雅致的深色西裝(不是他中午出門時穿的那套,John發現),他甚至沒有別領結,襯衫第一顆釦子是鬆開的。Sherlock面無表情的與Anthea握了下手,樂團坐下讓Sherlock調音,Mycroft則站上了指揮台。
  當音樂廳裡再度沉寂,John似乎聽見自己心臟鼓動的聲音。Mycroft轉過頭看了Sherlock一眼,後者點了點頭。Mycroft於是舉起指揮棒,輕輕點著,樂團開始悄聲演奏,小提琴家舉起弓卻不是落在琴上而是斜斜指著空中──像上次排練那樣──指著John,使得他心臟猛地一跳,然後他瞥見Mycroft側過頭對Sherlock投以不贊同的目光,Sherlock卻毫不理會開始加入演奏,從這一刻開始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生了什麼事對John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了。

  中場休息時John與丹在音樂廳的大廳碰面聊了一會,John難掩興奮地問對方如何看待這位小提琴家。
  「他的技巧完美,我從沒聽過這樣毫無瑕疵的演出,音準到不可思議、快速音群太清楚了!」丹尼爾說,「問題在於他的詮釋──很明顯是年幼而不是年長的Holmes的想法,我聽過Sir Holmes很多場音樂會。怎麼說呢……Sherlock Holmes的音樂很有趣,有些段落我非常喜愛,某些地方……可以說是讓我痛恨。」他露出著迷的表情,「使我很難決定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他的表演,但他以後如果還有演出,我一定會到場,因為實在太令人好奇他會怎麼詮釋其他作曲家的作品。」
  John可以理解丹的感受,即使他自己無庸置疑喜歡Sherlock的演出。John發現協奏曲結束後,聽眾的反應大約可以分為三類,一種是與John相同熱烈地鼓掌甚至大喊「Bravo」,一些人則是禮貌地拍著手並不停與朋友竊竊私語,其餘的則不清楚這首曲子與別人的演奏有什麼不同之處。如果告訴Sherlock這些,他大概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吧,John心想。
  和樂評家暫時告別後John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雖然和丹尼爾交談時John看似心情平靜,但他其實很想立刻去後台找那位小提琴家,即使他還沒想好要向對方說些什麼。下半場的曲目即將開始,燈光暗下來之後突然有人大喇喇地穿過其他人的座位坐到John的旁邊、造成同排聽眾不少人低聲抱怨。John轉頭本是要瞪那人一眼,卻發現那不是別人,是Sherlock。
  「Sherlock!」John輕聲驚呼。
  「John。」對方點點頭,像是在打招呼。John發現他換回了原本的西裝。
  「你怎麼在這?」
  「不然我要去哪?後台很無聊,Lestrade又說結束後有酒會不能先走。」
  在他們談話當中,樂團與好查理上了舞台,其餘觀眾都在拍手。
  「如何?」Sherlock向John提問,毫不在意樓下樂團的動靜。
  「什麼……」John快速地看了舞台一眼,又轉過頭說,「你說你的協奏曲嗎?」
  Sherlock點頭。
  「Fantastic!」John小聲地讚揚。唔,下半場開始了,John注意到,也許他們該閉上嘴。
  「很好,可是你有沒有察覺……」Sherlock講到一半的話被他們後排一位上了年紀的男人的噓聲打斷,Sherlock轉過頭瞪了他一眼,對方也怒視著他們。
  「第二樂章的時候……」Sherlock這次是被John的話音打斷。
  「Sherlock,表演開始了。」John用氣音說道。對方只是眉毛一挑,那又怎樣。
  「My……」Sherlock第三次開口時John放棄了。他抓起對方的手腕站起身,連聲道歉地從五六個人膝蓋前狹小的空間穿過將Sherlock拖出座位。他們那一區域不少人埋怨出聲,罵著「搞什麼啊」或是更不適合古典音樂會這場合的措辭。
  John拽著這位古怪的小提琴家走到二樓的觀眾席外,還被站在門邊的帶位人員責怪。他們站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表演廳內的音樂聲隔著牆與隔音門隱隱地傳了出來。
  「沒想到竟然被Mycroft暗算,」Sherlock對他們引起的騷動毫無知覺,一離開音樂廳便開始抱怨,「第二樂章的時候,你注意到了嗎?」他急轉過身,盯著John。
  被質問者暗暗在心中嘆了口氣,「是,我注意到了。」那原本幾乎可以說是浪漫的第二樂章,一度變得帶有暴戾之氣,雖然Sherlock本來便不是用浪漫的態度在演奏這個段落。
  「開頭用那種速度是要我怎麼拉。」Sherlock來回走動揮舞著手臂,再伸手亂抓自己的頭髮。
  「可是……」
  「對,我知道,第三樂章只有他跟得上我。」雖然他說這話的表情像是想拿琴弓抽打他哥哥。
  「你演奏得很好。」John說。
  Sherlock停下腳步,看了John一眼,「我知道。」
  John也知道對方聽了自己的話很高興。
  於是他們花了整個下半場的時間在二樓的觀眾席外討論Sherlock的音樂,Sherlock有時喋喋不休地抱怨哪一段哪一把樂器沒跟上,有時又想帶著John溜進後台,因為他突然想拉琴──是個John覺得很糟的主意,沒聽下半場的音樂會就算了,John可不想毀了它。
  音樂會結束時人潮湧了出來,Sherlock這時才說他該回到後台了。
  「那我就先回貝克街……」
  「不,你等我一會,不會太久。」然後他便抓著John的手下了樓梯再一路逆著人群行走直到邊上通往後台的門前。
  「Sherlock!」他們一進到後台Lestrade便迎上來,「我到處找不到你,有唱片公司想要和你簽約。」
  「Lestrade,」今晚的主角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下次別再替我找和樂團合作的表演了,我寧可自己一人上台。」
  「啊,Sherlock。」已經離開舞台卻仍手不離指揮棒的那人向他們走來,剛好加入Sherlock最後的發言。
  「Mycroft。」小提琴家全身都表達著「你給我記著」的情緒。
  「演奏得相當不錯。」指揮家只是微笑以對。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Sherlock,等等,我不是說……」站在一旁的Lestrade叫道。
  「要他們想好條件再寫e-mail給我,他們連希望我錄什麼曲目都不知道,現在談只是浪費時間。」
  「可是,」
  「沒有可是。John,走吧。」Sherlock將琴盒和一套西裝塞進John的手裡,帶著他轉身離開。


  兩天後Lestrade帶了一疊報章雜誌出現在221b的客廳。
  「Sherlock,結果你看過了EMI和Sony的條件了嗎?」Lestrade一面問一面將原本抱著的文件放在茶几上。
  「看了,沒興趣。Hyperion也許可以考慮。」躺在沙發上的小提琴家像是抱著吉他一樣抱著史特拉第瓦里,輕輕撥著弦。
  「好吧,你再想想。下星期一給我答覆。」Lestrade再三叮嚀,然後轉身和在窗邊書桌上使用電腦的John打招呼。兩人交換了一下音樂會後彼此生活的近況,Sherlock在一旁聽著有點意外他們這麼快就熟絡起來。Lestrade婉拒了John打算替他泡茶的心意,說明自己只是順道拜訪。
  「下週一,請你幫我提醒他。」 Lestrade臨走前不忘再次拜託John,畢竟這比對Sherlock說話似乎有效多了。
  「新朋友?」Sherlock在Lestrade走後隨口問道,手指彈起了某首兒歌。
  「誰?」John頓了頓,「噢,你說Lestrade。」
  Sherlock沒答話只是在用普通的速度彈完後又用快一倍的速度再彈奏一遍。
  John在曲子結束後輕輕拍了幾下手以示讚賞,「因為他幫了我的忙,我當然該回報他。」他已經在電腦裡行事曆下週一的欄位記下「Sherlock,唱片簽約。」
  「你是說音樂會的票?」
  「也是,畢竟特地麻煩他跑一趟。」John說明著,「而且他順便回答了一些關於你的問題。」
  「哦,你那篇文章。」
  John點點頭。
  「想必在他拿來的這堆東西裡。」Sherlock坐起身,帶著「讓我看看你們這些什麼都不懂的人能寫出些什麼吧」的神情開始用他修長的手指翻閱那些紙張。
  「驚人的技巧、機械一般縝密的指法。可惜情感表現缺乏。」他唸了起來,再隨手將那份報紙丟在一旁,「毫無瑕疵的音準、不可思議。」下一份,「冷酷無情的西貝流士、來自芬蘭的寒風。」丟開、抽出一本古典音樂雜誌,「這還差不多,」他說,「毫無道理的演奏,視樂譜的注解為無物。」Sherlock笑了起來,「我不相信這傢伙真讀過原譜,」他再拿起另一本雜誌,「Sir Mycroft Holmes毫無天份的弟弟,」Sherlock眉頭微皺,繼續唸道,「西貝流士筆下冰冷外殼中的熱情蕩然無存,爵士遷就……」他沒讀完便放下,重新拾起剛才幾份報導目光快速掃過,「很好。」他說,表情從一開始的不痛不癢變得有些惱怒。「哈,這篇是你寫的。」Sherlock拿起週日版衛報的藝文特集閱讀起來。
  在Sherlock讀著他寫的文章時,John撿起了剛才對方翻過的報導,正負評價各佔一半,Sherlock幾乎完全沒將給予他好評的文章唸出聲來,不過所有的文章都有個共通點──John憑著職業病發覺──也許這就是Sherlock露出不表情的原因。
  「普普通通。」Sherlock放下了John的報導,「對第一次寫這類文章的人算及格了。」他沒說的話是,也許John的評語是最接近Sherlock對自己看法的一個。
  「不過,如果以後你還想繼續寫音樂性文章的話,實在有必要努力加強你那貧乏可憐的知識。」Sherlock站起身走到書架前,抽出幾本書也不轉身確認便拋給John,「至於音樂本身就由我來示範。」語氣是這麼的天經地義。


  天才小提琴家Sherlock Holmes成為鋼琴怪傑顧爾之後、再次為音樂界帶來風屬於另一個故事;而John Watson在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則……比較複雜,但他是唯一在評論Sherlock Holmes時從不使用「Sir Mycroft Holmes的弟弟」這項說法的人。


<全文完>






2011⁄05⁄25(Wed) 19:40   [他同人]其他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Comment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HOME |

Profile

yozaki

Author:yozaki
最喜歡三橋。

Comment

Plurk

Guest Book

HIT

Search Blog

Tag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Top



Copyright © 2018 No Other.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 by nekonomimige Photo by Encyclorecord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